姬青莲

双兰……

我说是糖你们吃吗?









结束

眼睛被人温柔的遮盖,温热的液体溅在自己的身上,不断有温热的液体滴落,飞溅到脸上和手上的液体渐渐失去温度,明明是刚入秋却感觉像在寒冬腊月一样,整个身体像被刺骨的寒风不断吹过微微颤抖着,不断滴落慢慢失去温度的液体是自己最熟悉的味道——是血,是死亡
打掉那只捂住自己双眼的手,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住下唇含泪拔出自己的剑,猩红犹如泉水般涌出,下唇不经咬的更紧了,染血的剑随意丢弃在一旁,将人拥入怀中,轻柔的犹如怀中这人是易碎品一般,怀中人缓缓的合上了幽蓝的瞳眸,没有不甘,怨恨,愤怒,有的只是无奈,解脱和遗憾。
怀中人渐渐失去了力气,在自己的怀中离开了自己……永远的离开了……
慢慢将这人放平,让人平躺在地上,自己也跪坐在了地上,将人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抚摸着人有些松散沾满血污的紫色麻花编
“队长,该走了!”大大咧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无奈的叹口气笑笑大声回应道“知道了!姐这就来!”“晚安,长恭”在人的额头落下一吻,不舍的将人放好,取下人染血的面具抱在怀里,拿起曾被随意丢弃在一旁的剑,夕阳为布满猩红的战场渡上了金,迎着夕阳走向长城,苏烈、玄策、守约……大家的脸上无不挂着喜悦和开心,我也笑了……

有透明的液体顺着眼角滴落,伸手擦掉那些透明的液体,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木兰姐……你哭了?”
所以突然沉默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我,笑着摸了摸守约绒绒的耳朵
“可能是因为终于赢了吧,太激动了”
“就是,花将军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把那个什么兰陵王给干掉了”
也不知道是谁一说,刚刚活跃起来的气氛又陷入了低谷
“队长,师傅他……真的……”玄策低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声音有些颤抖和低沉
“嗯,死了”心口猛的一颤,蹙眉压制着这种情绪的蔓延,尽力保持平静的语态
玄策呜咽了起来,双肩一抖一抖的,手中的飞廉攥的更紧的,守约将玄策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守约的背,呜咽变成嚎啕大哭,看着兄弟俩不忍心打扰,转身选择离开,与长城背道而驰,踩着尸骸悄然离去

“高肃,我带你回家,回楼兰怎么样?”
……
“姐就知道你肯定想家了,姐陪你去楼兰,是不是很感动?”
……
路上只有一粉发女子抱着一个浸血的面具自言自语的向楼兰的方向走去

没有名字就是练手

第一次写肉,不好吃请见谅

https://m.weibo.cn/5850081231/4152763489853571

@渤珂 梗来自太太的白鹊图qwq,顺便表白一下太太

第一张表情包,第二张原图,拿去玩吧

看了你就知道了

#再来一把刀!##ooc还是属于我!#
  【眯眼看着一群顶着为民除害的理由,再次来讨伐自己的人,不由得觉得很可笑】还是不肯放弃吗?明明根本不是孤的对手,所以你们是来找死的?真是可笑,在孤眼中你们不过是一群蝼蚁,一群杂碎。
【不屑的扫过众人,却在一个人的身上停留了几秒】你……也背叛了孤吗?无所谓,反正我们一直都没有动过心不是吗?【低下头呢喃自语】
   【低头看着毫不留情刺穿自己胸膛的长枪,慢慢抬头看着人,看到人微微颤抖的手,露出了一个似是解脱的笑容】其实……这样也不错,最起码……孤……解脱了……【感觉力气渐渐流逝,毕竟没有吸血鬼能在心脏被戳穿了的情况下活下来,视线渐渐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想要安慰人,却没有力气了,想要说什么却出不了声,只好慢慢的闭上眼睛,像之前休息一般,不过这次闭上,便是永恒。】

今日头条:小奶狗强上成年狐

     一把刀子,也可以说是死亡戏,第一次写请多多包涵
#ooc属于我##不知道西汉组是什么关系系列#

一切都是骗局……自认为聪明却终究是败了。【望着面前挂着和以往一样笑容的紫发君主终是无言,自己低下头也不经笑了出来,不过笑容中却是掩盖不住的苦涩】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良也落得如此下场了吗?刘邦,你当真无情【再次抬头望向殿上的紫发君主,脸上又是从前的淡然,仿佛之前那个苦涩的微笑只是虚影一闪而过,如镜花水月般,从不存在】
君主……您要保重,臣……和韩将军先走一步……君主……可不要责怪臣……臣真的累了……谢君主隆恩……【身体逐渐变得无力,胸口的心脏处也是一阵阵楚痛,视野也逐渐模糊,最后看到的清晰画面就是紫发君主将剑对准自己的心脏捅下去】
【一切终究是要结束,眼前过雨云烟一闪而过,剩下的只有鲜红滚烫的鲜血和渐渐流失的体温,就在将要被死亡带走的最后一刻,听到面前的人轻声呢喃…『子房……走好……莫要怪孤无情,只是因为你太相信自己了,太相信孤了……希望下辈子你和重言能不要遇见孤,不要进入这个冷漠无情的地方……』】
【想要告诉人,自己不怪他,却没有丝毫力气去回答了,只能尽力做出微笑的样子安慰人,终是功高盖主惹的祸,良也希望下辈子的我们可以与世无争,互不相见……】

这里有个新建的语c群,求大家来玩

欢迎加入不正经的阴阳师语c,群号码:564684711

小生欢迎各位来玩,一个妖太冷清了